当前位置:首页 > 钢企动态 > 新闻政策 >

2016钢铁进入三高一低一紧一侧的新常态

时间:2016-01-15 13:4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次

2015年以来国内钢市持续下行,全年几乎未现反弹,仅到年底才有一波回涨行情,使得市场呼声一篇,持货炒作,哄抬钢价。2015年前11个半月的跌势和后半个月的涨势,均是供需矛盾激化为主因,期间却伴随着环保整顿,减产停产,亏损加剧,破产淘汰,电商转型等多空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在2015年底超跌反弹的钢价在2016年1月仍旧有着下行风险,但由于2016年国家的主要任务是以去产能为首的供给侧机构性改革,因此预计在加大产能淘汰和加快结构转型的利好下,2016全年钢价跌幅收缩,甚至有较多的反弹机会。

  上游:矿价三起三落 创下13年新低

  2015年以来,尽管铁矿石市场仍旧延续2014年跌势,价格重心震荡下移。且国际矿业巨头凭借自身成本优势,依旧逆市扩产,倒逼高成本矿商退市,进而抢占市场资源,意图控制价格节奏;但由于全球最大需求市场中国的钢铁行业持续低迷探底以及钢厂亏损加大、停减产增多、采购需求减弱等利空下;最终造成国内进口矿价全年“三起三落”走势,创下2003年以来的新低。数据显示,矿价“三起”行情主要是由港口库存高位下降而起;分别是2014年底的1.03吨库存降至2015年初的9800万吨,矿价上涨2.41%;4月中旬的9700万吨降至6月中旬的8000万吨,矿价上涨26.23%以及7月中旬的8200万吨降至8000万吨,矿价上涨13.62%。而矿价“三落”行情,除了港口库存回升以外,主要还是钢厂对矿石的采购需求减弱所致。数据显示,“一落”期间钢厂进口矿平均总库存30.56万吨降至28.46万吨,矿价下跌26.28%;而“二落”则是27.14万吨降至25.14万吨,矿价下跌16.53%;“三落”则是29.46万吨降至23.48万吨,矿价下跌34.87%。因此在矿价三次冲高无果之后,矿价在12月20日跌至13年的新低价格298.89元/吨。不过在2015年底,由于下游钢价因资源紧缺而出现回暖行情,倒逼矿价反弹,使得矿石市场开始第四次冲高行情。但是由于国际矿山的不断增产,以及对中国发货的增加,会造成港口库存再次回升(截至12月25日为9448万吨,回到2015一季度水平),预计此次冲高行情依旧会再次回落。

  整体来看,2015年国际六大矿山产量在11.07亿吨,同比增1.13亿吨,而2016年则至少新增8800万吨,虽然较2015年有所减少,但若以80%的输送中国来看,仍旧有7040万吨的新增量,所以预计2016年国内进口矿市场依旧供大于求的“老常态”格局,矿价也会继续常态化新低。加之下游钢铁行业的去产能,去库存的任务,矿石需求亦会再次削弱。因此预计2016年矿价最低会跌至38美元/吨(综合四大矿山的现金成本价格的预判),最高55美元/吨,折合人民币最低240-255元/吨,最高340-360元/吨。

  钢市:行业亏损加剧产能淘汰 产量过剩拖累价格新低 市场低迷促使钢企停产

  2015年,钢铁行业在“过剩和亏损”的供需矛盾激化下,导致多数钢厂停产减产,钢价也纷纷创下历年新低。

  据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钢材实际消费量为6.68亿吨,同比下降4.8%,而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我国粗钢产能11.7亿吨,同比增长1.74%,粗钢产量为8.05亿吨,同比下降2.2%,粗钢表观消费量7.04亿吨,同比下降4.7%。所以2015年我国粗钢产能利用率为68.8%,产量过剩1.01亿吨。即使在2015年我国淘汰炼铁1300万吨、炼钢1700万吨,过剩依旧超过亿吨,显示了2015年国内钢铁行业的供应面依旧十分宽松,导致钢价屡创新低。

  在19个钢铁品种中,全部品种均创下历年的新低价格。其中,建筑钢材产品(螺纹钢,线材,盘螺)和铁合金品种(钨铁,硅铁,锰硅)均创下15年新低;铁矿石品种创下13年新低;板材品种(冷热轧板,中厚板,低合金板,涂镀板)和型材品种(工角槽H)均创下12年新低;而管材品种(无缝管)和不锈品种(不锈钢板)均创下10年新低价格。而价格的新低也导致出口市场竞争优势巨大。

  据海关数据显示,2015年前11个月,中国钢铁出口量同比增21.7%,至1.017亿吨,再创纪录水平。但出口市场的记录水平,也导致了国际市场对我国钢铁产品纷纷进行反倾销调查。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前11个月,有22个国家对国内的28个钢铁产品发起了61起反倾销调查。且未来仍旧有着愈演愈烈态势,对出口市场形成较大利空。

  另一方面价格的新低却给钢企带来了难以拟补的亏损。据中钢协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1-11月国内重点钢企亏损531.32亿元,而2014年同期是盈利243.87亿元;销售收入利润率为-2%,而2014年同期为0.74%。显示了我国进入了全行业亏损境地。

  所以,在亏损的影响,国内钢企不得不开始停减产亦应对市场。据不完全统计,钢铁企业的停产潮已经持续一年,而且停产规模越来越大。从2014年末至2015年12月,中国钢铁停产产能达到6435万吨。10月份以来,福建三钢、宣钢、成渝钒钛、包钢、首钢长治、新抚钢等钢厂相继以生产线检修方式变相停产。而河北唐山地区不少钢铁企业高炉直接停产。

  不过相比于2015年前11月的低迷态势,在12月国内钢市迎来转机。据数据显示,截至12月25日,全国钢厂高炉开工率在75.14%,河北地区83.17%,均创下历史新低;全国五大钢材社会库存跌至878万吨,除国庆假期外,已连续下降14周,亦创下历史新低水平;且同期主流钢厂日均粗钢产量在157.8万吨,库存在1434万吨,分别创下年内新低和次新低。由此可见,2015年低的钢价反弹,乃是大势所趋。

  因此,对于2015年的钢铁行业来看,产能过剩而引起的供应过剩仍旧是钢市下行,钢价新低的本质原因。不过在国家淘汰落后产能的政策引导下,虽然取得了实效,但奈何市场淘汰退出机制的不完善,使得新增产能依旧屡禁不止,形成“年年淘汰,年年新增”的钢铁产能格局。且由于产品的同质化和价格的恶性化竞争,导致企业销售收入下降,亏损加剧,进而引起新一轮的倒闭潮。所以,就目前经济稳增长的行情来看,现金流把握着钢企生存,供应流引导着市场价格,政策流左右着钢市环境。

  下游:终端需求继续萎缩 难以解决过剩行情

  由于2015年宏观经济低迷、限购限贷等房地产政策捆绑限制过多也制约了改善型住房需求的增长。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建筑行业用钢在36000万吨,同比下降7.2%。而铁路,汽车等其他非建筑行业总用钢量在3700万吨,同比2014年再次下降2200万吨。其中机械产品产量下降的品种数占比达到75%,较2014年扩大45%,导致机械工业自身存在的中低端产能严重过剩和高端供应不足,用钢需求下降;而汽车产销量的下降,经济增速的下滑及汽车保有量的上升在2015年遭遇瓶颈,且越来越多省市实行限购限行等政策也对汽车行业用钢造成一定影响。最后家电行业在新增需求增长也遇到了瓶颈,导致家电行业未来将呈现微增长乃至下滑的局面。

  因此2015年主要下游如建筑业、机械、汽车、能源、造船、家电等行业均出现需求低迷、生产萎靡的状况。因此需求下降也是2015年钢价下跌、行业困境的主要原因。

  综上所述,2015整体来看,国内钢铁行业仍旧处于“产能过剩,行业亏损,钢价新低”的老常态行情。但相比于之前,在国家“落后淘汰产能,环境污染整顿,出口退税限制和企业结构改革”的政策下,钢铁行业已经濒临“破”的边缘,转而形成“高产量,高亏损,高淘汰,低价格,紧资金,侧改革”的新常态。另一方面,虽然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十三五的首要任务是去产能的供应侧结构性改革,且未来三年要压缩8000万吨钢铁产能,但2016年我国钢铁仍旧有近2800万吨的高炉生铁新增能力,且未来几年也有8000万吨的轧材新增计划,所以产能增加仍旧是十三五钢铁行业回暖的最大制约。不过相比于产能的增加,下游需求亦有所扩大。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基建投资增速20%,汽车用钢需求增速2%,一带一路的建设保守估计年用钢在1亿吨。因此预计2016年钢铁行业供需双双收缩,那么钢价的整体降幅会有所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