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钢企动态 > 新闻政策 >

若失去质量灵魂,中国制造将被全世界抛弃

时间:2016-05-16 13: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次

猴年春节,中国共600万人出境,消费人民币900亿!中国人在日本疯狂扫货,甚至北美人的“黑色星期五”也被改造成国人的一场购物狂欢。倏忽间,Made in China变成Made for China。一边厢中国制造业产能过剩倒闭潮此起彼伏,另一边厢国人对中国制造弃如敝屣。

 

  难道这仅仅只是国人的崇洋媚外思想在作祟吗?我看未必,这与长期以来国人对产品质量和安全不够重视有密切关系。久而久之,中国货不仅在海外沦为地摊货,在国人眼中也成为垃圾产品。

 

 
 
差不多就行了?

  如果你仍然认为去日本爆买是出于“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的崇洋心理,我们不防来“膜拜”一组数据:

 

  我国产品质量国家监督抽查不合格率长期高达10%,制造业为此每年直接损失超过2,000亿,而对于消费者来说,每购买10件商品,就有可能买到一件次品,多么触目惊心!

 

  2015年11月,欧盟公布的被召回产品共191例,原产地为中国大陆的产品被通报共计108例——中国制造以一己之力,便攻下了欧盟召回总数的半壁江山!

 

  是因为中国制造不懂得如何提高质量吗?答案当然是No!

 

  理论界对于质量管理的研究早已从ISO9000进化到六西格玛,企业里的相关管理者谈起操作方法也头头是道。但是,如果你看过2014年流传于网上的一段短视频,你便会知道,事实上我们对质量有多么轻视。

 

  在前段时间金属加工小编发布的名为《震惊!一分钟看懂中国制造和德国制造有何区别》的视频中,套在钢管上的德国轴承,用手指轻轻拨动后可以转动半分钟之久,而中国生产的轴承转动的时间只有几秒。在这个转动时间可以衡量质量的器件上,中德两国工业品品质的差距清晰可见。

 

  当初,韦尔奇在GE全面推行六西格玛时,曾要求每个员工都要对质量高度敏感,他称之为“质量精神病”。与美德等国对质量的苛求相比,很多中国人信奉的是“差不多就行了”。

 

  曾有国内企业收购了美国一家高科技公司,但是发现将美国技术拿到国内生产会遇到很大麻烦——同样的图纸和同样的设备,在中国和美国生产出来的产品会有不小差距。该企业管理人士后来分析发现:国内工人缺乏严谨态度和精益求精的精神,精细化操作水平较低,对质量标准的要求不够精确。“在加工制作时会有意无意地放宽条件,结果每个环节差一点点,成品后就会差很多。”

 

 
 
跨越鸿沟,我们需要多久?

  日本国际经济学家长谷川庆太郎,2010年曾在日本《呼声》杂志上发表题为《中国的未来取决于日本》的文章,文章称:中国经济发展受制于日本,日本企业能向中国提供中国产业不可缺少的高质量的产品。如今在中国空前的建筑热潮中,建筑机械的年均使用时间高达3,000小时,只有日本造的机械才能经得起如此消耗。中国生产汽车部件的机床年均工作时间也能高达3,500小时,但只有日本生产的机床能保证连续5年性能不变。

 

  文章还以钢材为例说明中国对日本的依赖。日本生产的汽车用钢板质量世界第一,不用这种钢板的汽车就根本没有销路。建筑用H钢的对华出口价比日本国内高20%,但中方却不得不买,“因为没有这种钢,中国的建筑公司就无法保障高层建筑骨架的安全。

 

  作为一名中国人,看到这样的文章,当然意不能平。我们大可以去翻日本制造的黑历史来刷自己的存在感——在日本制造崛起的早期,Made in Japan其实也是劣质产品的代名词;甚至连德国都曾因为“山寨”英、法、美等国家的产品,以低价冲击市场而引起其它国家的抵 制。

 

  但德日两国为何可以从黑历史中一步步走到今天?是因为他们意识到:若想在世界上处于领导地位,获得质量领域的领导地位是最重要的,经济上的成功取决于质量。在这些国家,即使是最顶级的企业,也每天持续地使用质量解决方案,不断压缩它们在制造环节的种种成本,减少因质量问题导致的各种浪费。

 

  在中国,毒奶粉、假鸡蛋、三聚氰胺……各种危害国人生命安全的丑闻接连不断。然而在德国,早在10多年前法规便要求生产商不仅必须记录各种食品的去向,而且还必须证明产品的原料来源。如德国超市的每枚鸡蛋上都印有编码,通过编码,可以追索这枚鸡蛋的出产地、鸡舍、饲养方式,一旦质量出现问题,就可以进行质量问题溯源。

 

  幸而,很多企业已经意识到:消费者对中国产品普遍不信任——哪怕日本马桶盖产自杭州下沙,而且售价更便宜,他们也乐意千里迢迢从海外背回,只是为求一个放心。有责任感的企业也为此深感不安。某家电巨头的一位高管曾对媒体表示:作为生产商,为不能向中国消费者提供高质量产品而感到羞愧,必须努力使中国的产品超过日本产品。

 

  《中国制造2025》设计了推动中国制造迈向更高水平的路线图,质量元素在实现路径上也得到了充分体现——除了提出“质量为先”的方针,还在制造强国战略目标中加入了“质量效益”指标。

 

  国家质检总局的一位官员最近表示:提升质量是对冲经济增速放缓的有效有段。相对于于科技、管理方面的创新,质量创新是更为普遍而有效的创新形式,不仅是实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最有效路径,还能扩大消费需求、优化经济结构以及完善市场制度。“从这个意义上讲,质量提升是我国未来最为重要的‘改革红利’之一。”

 

  或许正如财经作家吴晓波所言:陷入困境的制造业者,与其求助于外,到陌生的战场上乱碰运气,倒不如自求突破,在熟悉的本业里,咬碎牙根,力求技术上的锐度创新,由量的扩展到质的突围,正是中国制造的最后一公里。而中国制造的明天,不在别处,在于能否让国人不再跨洋去买一只马桶盖。

 

  “20世纪将以生产率的世纪载入史册,而21世纪将是质量的世纪”——美国质量管理专家朱兰博士在1994年做出的预言,似乎正被热衷于在海外买买买的中国人所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