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manbetx正网 > 热点聚焦 >

世界500强16家中企巨亏 钢铁、煤炭成中国“痛点”

时间:2017-03-01 08:56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admin 点击:次

日期:2014年9月1日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今年中国(含港台)有100家公司跻身《财富》杂志世界500强榜单,距离美国的128家仍有差距,但在500强中的亏损公司数量上,已令美国难望项背。

《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统计发现,500强榜单中一共有50家公司在2013年出现亏损,其中中国独占16席,且全为内地国企所包揽,“遥遥领先”美国的4席。16家公司的亏损总额高达人民币377亿元。

100个巨无霸入榜,其中16个却是亏损的,这种“大而不强”将中国经济的深层次矛盾暴露无遗。本报记者发现,产能严重过剩的煤炭及钢铁行业,毫无悬念地成为中国企业亏损的重灾区。

中国经济“痛点”所在

这16家登榜世界500强而同时陷入亏损的中国企业,包括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铝业公司、鞍钢集团公司、中国冶金科工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大同煤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冀中能源集团、潞安集团、首钢集团、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河北钢铁集团、中国有色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山西阳泉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开滦集团、晋能集团。

解构这16家“大而不强”的公司,可以发现它们密集分布在中国经济的两大产能过剩“痛点”行业:钢铁有色行业,以及煤炭能源行业。

属于钢铁有色行业的,包括河北钢铁集团、首钢集团、鞍钢集团公司、中国铝业公司、中国冶金科工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有色矿业集团有限公司。

以河北钢铁集团为例,被推到聚光灯下的这家公司显得过于低调,其网站上关于位列世界500强的新闻稿只有寥寥数十字,十分简短。

从体量上看,它配得上世界级公司的名号:从粗钢产量这一口径计算,河北钢铁集团2013年以4280万吨的规模超过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居中国首位;在世界范围内也仅次于安赛乐米塔尔和新日铁住金公司。

按照营收计算,河北钢铁集团以408亿美元在世界500强中排名第271位。连续第6年跻身这一榜单,也许河北钢铁集团早已习以为常,这也部分解释了这家公司的低调。

何况,今时不同往日,聚光灯下,庞大的营收体量,反倒令孱弱的盈利能力更加难堪。2013年数据显示,河北钢铁集团亏损1.38亿美元。

“坚决实现2014年全面扭亏,坚定不移、背水一战。”内部会议上,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于勇这样介绍该公司面临的困局。

河北钢铁集团并不孤单,按体量计算,中国铝业公司是国内最大的铝制品公司,2013年营业收入454亿美元,亏损11.4亿美元。中国铝业公司掌门人熊维平面临和于勇同样的艰难时刻。

另一方面,这16家亏损大企业中属于煤炭能源行业的,包括冀中能源集团、晋能集团、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开滦集团、山西阳泉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大同煤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潞安集团。

其中,河南能源化工集团2013年由河南省两大能源集团河南煤化集团和义煤集团战略重组而成,以357亿美元的营业收入居2014年世界500强的第328位。该公司当年亏损3.7亿美元,是中国上榜煤炭企业中亏损最大的一家。

“紧随其后”的是大同煤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亏损2.67亿美元;位于河北省的冀中能源集团和开滦集团则分别亏损2.54亿美元、2600万美元;同在山西的潞安集团和阳泉煤业有限责任公司、晋能集团分别亏损1.82亿美元、3800万美元和240万美元。

钢铁和煤炭领域多家公司亏损严重,这并不令人意外。这两大领域已经是中国经济下行周期中的“痛点”:即便在中央政府三令五申之下,产能仍难以遏制,此前的大量举债又到了需要偿还的时候。

借“4万亿”扩张规模

除了上述13家集中在钢铁有色行业和煤炭能源行业的企业外,还有3家亏损企业位列16家亏损名单中,其中包括亏损3.73亿美元的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以及亏损1.39亿美元的中国化工集团公司。

16家中国企业中,“亏损王”是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铁物”),该公司由中国铁路物资总公司(其前身是铁道部物资管理局)整体重组改制设立。

中国铁物在钢铁贸易业务中累积了大量风险,当年因诉讼或纠纷影响的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其他应收款及长期应收款计提的坏账准备金额达到人民币50.49亿元。2013年度存货跌价损失中,因诉讼或纠纷影响的存货已计提跌价准备金额为人民币5.96亿元。2013年总体亏损76亿元人民币。

梳理上述16家企业可以发现,其中许多企业都曾风光一时,它们在所在的省市占据要津,对地方经济举足轻重。这些企业在“4万亿”等政策的刺激下,许多都走过并购等规模扩张之路,得以跻身以营收计的世界500强。

以鞍钢集团公司为例,其成立于2010年5月,在政策推动下,由原鞍山钢铁集团公司和攀钢集团有限公司联合重组而成;河北钢铁集团也是脱胎于邯钢、唐钢、承钢的整合。

资产重组,是做大规模的便捷路径,但过度乐观和对整合难度的估计不足,最终会令企业付出代价。伴随着企业的规模扩张,上述16家企业都累积了大量负债。

目前的中国铁物已经走到资不抵债边缘,截至2013年底其资产负债率高达97%。

又以鞍钢集团为例,该公司2012年年报显示,截至该年底负债合计1702亿元;一年半后,2014年中报显示,负债合计达到1995亿元。短短一年多时间,负债膨胀近300亿元。

整体来看,《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粗略计算发现,这16家亏损的企业负债总规模约达2.95万亿元人民币,按总资产3.8万亿元计,资产负债率为77.6%。

对于那些杠杆率过高,同时又面临行业不景气的企业,安信证券前首席策略分析师程定华曾警示称:“这些公司能干的事情就是年年借新还旧,因为是大型国企,又不能破产,最后当杠杆非常高的时候,现金流连利息都不能覆盖的时候,那这个企业就会出大问题,而现在很多国企都在朝这个方向演变。”